兑铺网 典当铺 典当网志之广州当铺的光辉历史足迹

典当网志之广州当铺的光辉历史足迹

回收网

当铺,字面解释是主要以财物作为质押,进行有偿有期借贷融资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旧日中国的典当行业属于一种带有高利贷性质的旧式金融业,利润相当可观,因此在明清时期,商品经济发达的广州城一度有“米铺多过当铺”的说法。

旧时的当铺大门与柜台之间有一块屏风模样的“遮羞板”,隐喻典当家中物品并非光鲜之事;而柜台比起借款者高出一截,高高在上的当铺工作人员“朝奉”接过下方递上来的抵押品,最大程度地压低估价;出于安全考虑,旧当铺亦往往带着一个如同碉楼般的、高耸的货楼,以存放众多抵押品。

上世纪三十年代后,新式银行的涌现极大地冲击了当铺的经营环境,外加国内局势动荡、战事连绵,典当行业日渐式微。解放后,因被官方视为剥削劳动人民的活动,中国大陆的典当业被勒令禁止,境内当铺全面停顿,正式走向末路。

而我们所讲故事的主角,便是宛如今日珠江新城的国际金融中心东西塔般,曾作为广州城内制高点的六大当铺。它们自西而东顺次排列(其实这个所谓东西排序有误,查地图也能发现),分别是西关大押、宝庆大押、迪吉大押、昌兴大押、宝生大押和东平大押——除了东平大押外,其余均位于商业繁盛之地西关。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一、西关大押

在六大当铺里面,排名第一的是位于最西端的西关大押。与其他传统碉楼式的货楼不同,西关大押带有传统岭南特色的“镬耳”,在一片民居当中鹤立鸡群,高耸于天际。最“把炮”的是,西关大押还曾被印上了外国的明信片(下图)。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相当可惜的是,这座昔日高到没朋友的西关大押,居然成为广州六大当铺之中唯一荡然无存的一座,甚至连其确切位置至今仍未有定论。我曾经跟钻研广州历史地理的老前辈探讨过,但是根据旧日西关大押尚未遭到拆除时的图画进行定位得出其位于今日文化公园一带,但这就有悖于它作为六大当铺之中方位最西的定论——大押虽死,但一切未能盖棺。

二、东平大押

广州六大当铺中的老大西关大押倒下后,排行广州老二的东平大押便上位了,并且在今天受到了优厚的待遇。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东平大押镇守在往日的大东门边上,出了东城门,便是一度很荒凉的东山。如今这座矗立于繁华闹市中的碉楼式当铺,坐标叫中山四路1号,毗邻广东省实验中学初中部。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这座大押受到的优待之处在于其被重新翻修后,能够作为中国大陆首家典当博物馆对外开放。

因为升级成了景点,东平大押内部修缮得比较好,在一楼复原了一些当铺基本设施的基础上,还在楼上开展了一些广州典当文化的史料展、图片展和物品展(典当行工具、抵押物一类),大押的顶楼偶尔还会租给一些艺术家来进行作品展。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除了周一闭馆外,东平大押其余时间都会开放给游人参观。但出于老楼的安全考虑,据说会对每天参观的人流量设置一定的限制。

至此,六大押当中最幸运的一位已经介绍完毕了。

三、宝生大押

当铺中的老二东平大押靠近大东门,而老三宝生大押则邻近正西门(也就是今日的西门口),大押附近还能看到仅剩下一丁点的西城门瓮城遗址。

说来也巧,中山四路上的东平大押,和位于中山七路的宝生大押不仅仅处于昔日广州城墙的一东一西,还刚好都在贯穿广州市东西的中山路上,遥相呼应。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虽然排行老三,但宝生大押的气势丝毫不输老大老二,同样是当时周边地区之中最高的建筑物。大押整体构造犹如守卫森严的碉堡一般,侧面尽是窄小的、密密麻麻的窗口,给人一种铜墙铁壁的感觉。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对广州实施狂轰滥炸,西门口一带许多建筑都被夷为平地,但宝生大押却丝毫无损。宝生有一百种方法抵抗袭击,而日军却无可奈何。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纵使宝生大押经已修复完毕,但据闻因其属于私人产权而非政府所有,因此政府无法干涉业主是否将大押对公众开放。

我前往宝生大押的时候,翻修一新的当铺门面旁边挂着皇马的队标和海报,墙上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旁边还有一个写着“亚洲之路俱乐部“的牌子,不知道这座日本炮弹也轰不倒的大押,是不是变成了广州的皇马球迷会呢?我也不好猜测。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四、昌兴大押

很遗憾,由于当初几次途经龙津西路时,我尚未产生对旧当铺挖掘的意识(它确实也长得不像上面所说的几个当铺),因此截至发稿前,昌兴大押是现存的五大押当中我唯一没有到现场拍照和考证的,因此只能用网上找到的图片——我发誓下次再来这边的时候,必须找到并拍照。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昌兴大押很低调,低调到连百度百科也没有属于它的词条,低调到连大押标志性的碉堡式货楼也已经被拆除了——空余下骑楼式的铺面,路过的人很难联想出这曾经是一座划破天际的大押。

从图上看,如今大押剩下的骑楼建筑当中,有浮雕,有山花,有满洲窗,可谓是中西方建筑风格的完美结合。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昌兴大押的铺面,现在也租给了一家食肆来经营。或许连缺失了货楼这一当铺灵魂的昌平大押本身,也觉得自己不再适合去当一座当铺了。

五、迪吉大押

在沙面附近的梯云东路与珠玑路交界处,也有一座不太起眼的大押。由于其本身高度不如前面所提及的排名前几的大押,因此当这条街上家家户户都筑起三四层楼高的屋宇以后,这座曾贵为广州六大当铺之一的迪吉大押便被埋没了。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迪吉大押的不起眼,还缘于其建筑主体的山花(近顶楼处的白色墙面)上“迪吉”二字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抹去了,让人无法望见其招牌。

如今大押的一楼经营着一家冻肉店,旁边的大押正门口还吊着被撕去大半的横幅,莫非本来是写着“全幢招租”吗?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我询问了一下旁边干货店的老板娘,她说如今整座大押里面已是空无一人了。我看到迪吉大押的侧门也被牢牢锁着,不知道是否也因为产权的问题,这里虽然挂着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却没有翻修的迹象。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就在迪吉大押的不远处,梯云东路上还有一座高瘦的建筑,名曰广安钱庄。也许是跟大押一样出于对财物的保护,便也筑起了这样的形状。

广安钱庄由周氏族人于民国初期创办,经营国内外周氏家族储款、汇款。公私合营后一度被改为旅店,改革开放初期又归还给了周氏家族,但如今下面租作店铺,上面租作民居,卫生环境与古楼保护状况堪忧。

六、宝庆大押

终于来到最后的一座大押了,这是一座具有争议性的大押。

宝庆大押位于多宝路一带的宝庆中约。我前往此地时,看到在闭门的店面前东歪西倒着两个大垃圾桶。作为曾经的广州城制高点之一,因为旁边高楼住宅的阻挡,我第一眼居然也没有马上注意到墙体斑驳的货楼。而大押顶层“宝庆大押”四个正体字,似乎在昭告着自己也曾如此威严地存活过。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这是一座具有颇高历史价值的当铺,也是一座曾经密密麻麻地塞满了租客的危楼。在实施破危房改造时把租户全数迁出后,宝庆大押也因为建筑架构久病难愈,有可能引发倒塌的风险,而一度被列入清拆范围——后来经过考古工作者努力抢救后才勉强留下,但也注定难以对外开放了。

前段时间有新闻说过为了打通多宝路通往恩宁路的新道路,而要把宝庆大押的部分建筑拆除,后来反反复复争论后才又最终确定整体保留——只是这幢积重难返的危楼只能闭着门,孤零零地度过余生吧。

“十年后或现在失去,反正到最尾也唏嘘。”这不仅仅是一句情歌的歌词,窃以为放在宝庆大押的身上也再合适不过了。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而在宝庆大押背后一涌之隔的地方,正在大兴土木地建设着粤剧艺术博物馆和荔枝湾涌二期景区。为了招徕更多的游客来品味广州,政府的钱不是花在古旧建筑的修复上面,而是把老地方大面积翻新,甚至兴建起一幢幢崭新得不像话的假古董,试图用仿古建筑来向别人展现这座城市的传统特色,这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有点太过可笑呢?

广州当铺
广州当铺

消失于历史当中的西关大押,升作景点供起来的东平大押,被球迷会占据的宝生大押,已改作食肆的昌兴大押,底下开着冷冻店而上面却人去楼空的迪吉大押,以及几度沦为被讨论清拆的危楼的宝庆大押——昔日的广州城六大当铺,拥有着各自不同的命运。

但它们的建筑特色以及生命轨迹,却又是这般的相似,仿如杨千嬅歌中所唱的那句:“犹如最结实的堡垒,原来在逐点崩溃逐点粉碎。”

兑铺典当小结:

改革开放将近十年后,典当行业在解放后首次得到中国政府认可,当铺亦陆陆续续重新开张,典当行进入了连锁经营的时代。

但今日的当铺,与当初的大押已经是今非昔比了。大押最好的时代早已过去,大押所蕴含的传统文化已然断层,大押所特有的建筑美学,也无法在摩天大楼林立的现代化社会中体现了。

大押之后,再无大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兑铺典当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的当铺典当行-兑铺,专注典当行业十四载!
http://shop.duipu.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ad1.png

兑铺典当行: 典当网

兑铺(典当铺)是国内领先的典当行当铺网络回收网站,兑铺开设寄售寄卖、实物回收、抵押典当、商品质押、回购、品牌典当网站,提供寄售网、回收店、兑换铺、质押寄售、当铺回购、典当网、回收评估和典当行业服务;打造成业内领先的互联网物资回收网、典当行、品牌寄售店、典当铺、质押店、典当网。http://www.duipu.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5-16518185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tuntuo@sohu.com

兑铺网络典当行专业抵押质押贷款、典当融资;提供一对一典当、回收、寄卖、贷款服务!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